国境以东

这里笔名小荷芬芳,圈名楠酱,玩阴阳师,混语C圈,APH亚/细/亚厨w萌的冷CP很多产粮大多数也会冷qwq

【异色特区】《关于一个黑帮头子》(微澳港注意)

 Ⅰ跟姬友讨论出来的一个脑洞٩(ü)ว 本来是打算写人设的,一不小心变成文了。
Ⅱ第一次写特区,文笔渣!望请喷!
Ⅲ 黑帮老大海镜×戏子贺龙注意

  
——————————

  我是被拐来的。黑帮的人想干啥就干啥,问也不问一声。我被拐来了。
 
  领头的男人是个高个子,还扎个小辫子。长得还凑合。他一看就是个可恶的人。
 
  戏班子吸毒是大忌,我属于听话的。毒品的味道令我作呕,他身上就有这种味道。离得远是闻不出来——如果你被他拎着走了一路,想不闻都不行。
 
  他真讨厌。一副我行我素我最厉害的样子。穿的还挺正式,西装西裤黑皮鞋的。那鞋看着好像还刚擦过。如果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考虑与他台后单独一谈的机会还是会有的。最好他能把那根辫子留长些,我还能不忍住剪了它的欲望。

  说回正题。我是金络院一位戏子,唱花旦的。三天前在台上唱了回戏,刚练好的《霸王别姬》。鬼也想不到他居然也有听戏的爱好。唱到:“想我虞姬,生长深闺,幼娴书剑。自从随定大王,东征西战,艰难辛苦,不知何日方得太平也! ”这段,造孽了。不小心与他对视了几秒。才被拐了。

  那段戏是我第一次登台唱,没唱完。但我以后也不想唱了。

  他把我拐到老窝了。刚开始我真不想用“老窝”这个词,我怎么也想不到传说中骇人听闻的黑帮居然会把我抓到一个香水公司里去。我差点就以为他是出于好心要给我买瓶香水了。那一刻我觉得我真是太抬举他了。

  他似乎也注意到我从进门来一直看着一瓶瓶的香水,好像笑了。他来了直接就去了顶楼,然后一分钟不到就下来了。我见了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他这回没理我了,拿着截黑布遮上我的眼,拉着我走的。随后我们进了一辆车。他就坐在我旁边,什么也不做。但我觉得他一直在看着我,一直一直。我被盯的都有些毛了。

  到地方了。我眼睛上的黑布被扯下,突来的光让我感到刺眼。但总的来说这里还是有些暗的。我猜这就是他老窝了。他把身边的人清走了,拉着我进了电梯。如果不是双手被绑,我肯定会拼命挣扎。

  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他应该是要带我去地下。我也知道这是躲不过的,便认清了事实。

  突然的,他的左手揽住了我的腰。我讨厌别人的碰触。尤其是他这种给我第一印象不太好的。

  我受不了了,用肩膀撞他。更可气的,他噗嗤一声笑出来了。还贴在我耳边。

“喜欢那些香水吗?我可以送你。”

  我是真受不了了。电梯一开我就走了出去,就跟主动找监禁的囚犯似得。可这总比在电梯里被这个人调戏要来的好。

  这里应该是地下二层,很大,很多屋子。我们通过了一个隧道,很长,很长。应该是牢房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跟上来的,拉着我进了一间屋子。我差点以为他要耍流氓。

  接着他解开了限制我行动的绳索。我的双手获得自由。我什么也没说,握了拳头上去就打他。 可我毕竟是个戏子,只是小时候学过一段日子的武,还是偷偷的。他呢?他专干这个的。我拳头离他一米都没到,直接就被抓住了。我面不改色的又给了一拳头。还是没打到。

  他一下子甩开了我的胳膊,我差点以为自己的胳膊要断了。忍着痛再抬头看他时,他已换上了一副冷漠的样子,与方才电梯里的判若两人。

“名字。”

  略带冰寒的声音传来。他的陈述句让我很不舒服。我也并不想回答他,更不想在这跟他僵持。

  戏子反应都很灵活,头脑自然清晰。

  我于是转过身背对他,甩起衣服的水袖,半遮脸。半侧身,好像要走台步。可惜的是没有陪同。我清了嗓子,与那时台上的声音一样。

“大王,可不记得虞姬?”

  他的脸色柔和了。很庆幸,我逃过了。我放下一直抬起的左手,如释重负的闭上双眼。

“海镜,王海镜。”

  他从我身边走过,说了这么一声。便走了,之后再也没来过。只是有人来送饭,还有他赠我的一把纸扇。

  那纸扇上有虞姬,有项羽。我也知道他什么意思。本来想撕,但这画真是好看,用来收藏绝对值得。我是个戏子,但不是白痴。我也懂艺术。

  说完了。今天是关在这的第三天。如果这封信能被发现,请赶紧炸了他的大楼,烧了他的老窝。前提是把我的尸体搬出去。我希望能有个全尸。





☆*☆*☆*☆*☆*☆*☆*☆*☆
Ⅳ悄悄艾特下姬友希望她能给个小蓝手跟小红心。
@江边之玦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都说安定极化是虐心了。
我曾经很痴迷极安,他真的很帅,包括很多人都说极化后的安定就像病弱美人一样。我真的不明白极安的虐到底在哪里。
刚刚我看了b站的一个极安语音视频,我明白了。
心痛。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除了震惊之外就是迟疑——
这是安定吗?
完全不能相信。我知道安定是大魔王,可我接受不了极安的魔王属性。
真的,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天使小可爱,去修行了之后回来完全变了。
语气更温柔了,话更多了,变漂亮了。
也不再谈论冲田了。
他在没上战场前我还励志要将安定极化的。
也只是在没上战场前。
他狂妄的笑着,砍杀敌人的时候疯狂般喊着“砍死你了哦!”。
我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个是安定。
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将对冲田的敬仰、冲田的牵挂全变成了“我”。
“为了主人……”“现在的主人对我很好哦!”
连介绍都变成了“之前的已经没关系了!主人很爱惜我哦!”这种话。
我真的,真的,看着看着就很想哭。
我最喜欢的刀是安定,甚至超过了清光。可我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你要走上这种绝路?
我真的希望安定不要变成这样。

突然想起来的一个丧心病狂的梦哈哈哈哈


       刚刚刷动态啊看到一个太太说自己做了个梦,梦到黯葵俩老爷爷啊生闺女了(那篇文章特毒哈哈哈哈)然后我就想起来几个月前我做的一个梦,我现在还记得呢当时被感动的不行了

      就是这俩人吧当海盗去了,然后站在海边的大礁石上瞎扯淡啊,现在一合计合计黯爷好像还是海盗长。然后,突然狂风四起,乌云大作,海水全涌了过来,所有船员都被淹没。黯爷一边挣扎跟小葵花儿沉底了。
这时,传来了一个神秘的声音:“只有亲王黯才能灭水,要亲王黯必须有五十个金币。”

      小葵花儿听了之后在水里大喊(别问我为啥在水里大喊哈哈哈哈):“我有五十个金币我要亲王不亮!!”
然后他把五十个金币丢出来,恰好打开了海底的一个洞,海水顺着洞排走了。接着那一堆金币全掉在了排水洞上,然后,排水洞炸了。


     五十个金币飞向天空,哗啦啦的往地上砸啊,那叫一个乱七八糟。小葵花儿坐在海底抱着昏迷的黯爷,然后黯爷迷迷糊糊的醒了,眯着眼睛看向天空,颤抖的伸出手指:“你……藏私房钱……”
小葵花儿却深情的看着黯爷:“我攒了七年,终于可以亲你了。”

     然后,小葵花儿弯下腰,一点一点凑近……
正当我被感动的不行了的时候,黯爷跟见着鬼了似得“蹭”的一下跳出来,小葵花儿啊脸着地撞礁石上了。

     然后我就被吓醒了。

【葫芦娃墙】我建了个葫芦娃的墙!
我用小号建了个cp墙ww内容很少,但以后会越来越多,包括安利啊、授权搬运啊、提供官方内容啊……
其实之前在安利cp的时候就想为什么没有墙,后来想想我可以建一个啊!于是就这么出来了!
主要是新葫,少数是老葫,可爱的葫芦丝们心动了吗?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笑眼)
cp粮是肯定有的,也欢迎大家来投稿!
账号:2116475649【图片】【图片】【图片】

刚刚看了下阴阳师的官网发现式神位置……!黑白童子还好说但是那俩!!
果然夜青/青夜是官方的啊(*σ´∀`)σ
话说为什么桃花不是跟樱花配呢qwq
小白也不是跟小黑哇qwq

【阴阳师】日常之——11连抽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974602

B站地址呈上www有空的话会改成文,最近在写白童子跟般若的_(:3」∠❀)_可能我真是个欧洲人
再宣传一下下,樱之华,木之本楠ヾ(✿゚▽゚)ノ

【夜青夜】阴阳寮的日常之—换人速度

前排提醒逗比欢脱ooc标签特迷!
顺便后期貌似写跑题了qwq
================
 
有一次啊,晴明带着几个式神去打御魂,还是组队。三个阴阳师,一人俩式神。
  他喜欢出白狼跟雪女,毕竟这俩在他的式神表里等级高而且一群攻一单攻打起来方便。
  准备好之后等房主开始,他无聊的翻着自己的式神表,考虑要不要让22级的青坊主上来时他突然看见从左数倒数第二个式神(房主的)被换成了一个紫色的人影。
  几乎是在开始前的0.5秒内,他赶紧把青坊主扯了上来把白狼换了下去。
  青坊主是懵逼的,刚才在看白童子给自己展示的招式呢刚看到大招时突然就被拉了上来;
  雪女也是懵逼的,倒不是因为自己战友丢了而是因为第一次是她单独跟青坊主打御魂,以往要带青坊主玩都是他跟白狼组的;
  白狼同样懵逼,本来弓都拉紧了就等开战猝不及防被拉下战场她自己也是十分的迷。
  刚七级的白童子看见白狼便哒哒哒的跑了过来,好奇的打量着:“白狼姐姐?”试探性的问候着自己的二姐【雪女是我第一个SR,在寮里地位是大姐,白狼是第二个SR则是二姐】。
  神乐在一旁扶额,无奈的同时忽略了在一旁笑倒地的源博雅。
  你猜怎么着?那紫色的人影是夜叉。
  嗯没错,这只晴明是夜青党,有大师缺叉子的那种。
  心疼一秒。
  ——后期特别值得吐槽的是,房主的夜叉先挂了,不出半分钟他的青坊主也跟着挂了。
  这给他激动的差点没把手上的符纸扔了,还说着什么“这俩人果然是一对啊死都是同一时间!”这样的话,神乐表示你式神都嗝屁了还高兴的跟个两百斤的狗子似得。
  其实有一件让晴明特郁闷的事——每一个式神都是不一样的,除了自身的记忆以外(这里指传记)其他的什么也不记得,这点他从刚抽到白狼时她恭敬的自我介绍就看出来了。他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抽到了夜叉青坊主会是怎样的表现——最希望是他跟在夜叉后面一边念经一边特别执念的要渡他,但概率真不能保证,因为这可不是可以用御魂或升级来提升的。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下了战场之后他回到寮里看式神们的反应。意外的和谐。
  自己想多了?
  他半信半疑的猜测着,带着R们去刷副本练级了。
  “呐……”待晴明走了一些时间后白童子凑上前询问着青坊主,“大师哥哥,夜叉是谁啊?”毕竟还是小孩子,好奇心是拦不住的。
  青坊主早已习惯他的叫法,说是叫大师感觉别扭于是在后面加了个“哥哥”,真不清楚为什么他不直接叫“青哥哥”……好像更别扭了等会跑题了。
  青坊主想了一下,搜索着脑中的记忆后摇了摇头。
  晴明抽卡时总会瞟着青坊主,嘴里还念叨着一个名字后再去抽。一次白狼凑近听清了那个名字,公布出去才知道是他天天嘟囔着的“夜叉”。
  夜叉夜叉夜叉,他还很喜欢跟“青坊主”放一起,没事总会跟神乐叨叨。
  从那时起,青坊主就记下了这个名字。
  没别的意思,可能只是好奇吧。
  说句实话,他实在是想不起来关于“夜叉”这个妖的信息,不知道是因为没觉醒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但他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莫名的熟悉。
  白童子看着有些发愣的青坊主,悄咪咪的走掉了。
  他找到刚回来的晴明,把事情转述完后便抱着晴明给他的白蛋跑了。
  这还真是……他复杂的看着白童子的背影,悄咪咪的盯着那边的青坊主。
  大师啊,请相信我一定会抽到骚叉的!
  这么想着,他便再一次踏上了勾玉之路。
☆*☆*☆*☆*☆*☆*☆*我是通往废话的分割线啦啦啦☆*☆*☆*☆*☆*
完事啦完事啦´3`当然这个系列还是会有哒(๑`灬´๑)
第一篇阴阳师的文呢,很怕人物ooc这样的qwq
然后这个故事是真事,大约在半个星期前吧我打御魂,看见旁边突然冒出个夜叉赶紧换了个大师上去,现在想起来都想笑2333333
我那时候还没怎么见过叉子的建模,而且那只还是觉醒后的,但直觉告诉我那就是叉子。
然后在刚刚,八点半左右的时候抽到叉子啦~\(≧▽≦)/~于是过来把自己的脑洞填填w
这个系列肯定会长,毕竟我才刚玩(:з」∠)_但夜青的肯定会占多数,毕竟这是我阴阳师最喜欢的一对XD
现在阴阳师18级了,还是个萌新只会瞎jb乱打qwq
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来找我哦,樱之华区,木之本楠。
接着聊聊白狼姐姐跟大师吧(ˇωˇ」
这里大约是我玩阴阳师的第二天抽到的,白狼是中午,青坊主是晚上。唔……白狼姐姐也算是我闺女了,大师差不多也算我儿砸_(:зゝ∠)_寮里就靠他仨撑到现在,从4级左右一直到18级,都是他仨扛过来的,也是辛苦了(இωஇ )
然后最近抽到很多SR了,雪女可以休息一段日子了w
以后的故事会越来越多,尽情期待吧(๑•̀ㅁ•́ฅ)
【对了关于标签的青夜,我本人是夜青没错啦但写出来没有特别明显的攻受所以也可以算青夜(好吧只是希望看的人会多而已qwq)】

【生贺】《愿你幸福》

『伊万篇』
“呐,在吗?”一个人影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你的房门。你听见熟悉的声音,立刻快步走到了门前。
“嘿嘿,抱歉打扰了~不要那么惊讶啦^L^”伊万歉意的对你露出了一个微笑。你愣在了原地,惊讶的看着他。
“看起来是太过于激动了呢~果然小耀家的孩子都很可爱啊^L^”伊万看着发愣的你,温柔的笑着。
“露……”你十分的激动,想说些什么却张不开嘴,甚至都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
在露西亚面前要保持自己的形象!你这么想着。
“唔…不用那么拘束啦~万尼亚会不习惯的”伊万温柔的对你说。
“门口很冷的,先进去吧~”伊万迈进来,抖了抖身上的雪。
你看着他,有些疑惑。
“啊是在说这个吗?”伊万见你的样子,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雪,“这个是我从西/伯/利/亚带来的啦~之前被那个粗眉毛的魔法阵传过来的时候忘记抖掉了^L^唔……抱歉呢,弄得你家满地都是……”
你见状赶紧走到卫生间,拿了一条干毛巾过来。
“诶,是给我的吗?”伊万有些惊讶的看着你递过来的毛巾。
你连忙点了点头。
“啊,谢谢呢~”说着便擦干了自己身上的雪。
你犹豫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面前的人看着你的样子,才反应过来,一把抱住了你。
等等诶?!!!!
“啊,抱歉由于一些事情来晚了呢。”软糯的充满歉意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原来万尼亚在QQ上和你聊过天哦,可是你说去写作业了呢。然后万尼亚就在这等你,但你没有回来呢。然后啊那个泡菜坛子就把手机抢走了呢……”伊万委屈的说。
“啊啊,不过那就算了。”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的你,笑了出来。
“那么迟到的,”
“生日快乐~”
✿ฺ ♡ ✿ฺ ♡ ✿ฺ ♡ ✿ฺ ♡✿ฺ ♡✿ฺ ♡ ✿ฺ ♡我是通往瞎扯的分割线啦啦啦✿ฺ ♡ ✿ฺ ♡ ✿ฺ ♡ ✿ฺ ♡✿ฺ
这个是我的一个朋友的生贺来着,原计划每人一篇但现在还没写完qwq
悄咪咪透露一下第二篇是老王X
风格用的是第二人称【?】好吧人称这玩意我搞不懂【哭唧唧】
怕某一天不小心删了于是发到lof存着XD各位也可以把自己带入www

【黑童话系列】《卖火柴的灰姑娘》

  夜深人静。
  天气很冷,天上还纷纷扬扬的飘着雪花。
  这个时候,人们都睡了吧。
  但有一个人影,缓缓的在雪地上走着,留下了一个个的小脚印。
   她是来卖火柴的。
   今天的话是大年夜,这一年的结尾,新一年的开始。
   早些的话,人们都在屋里烤着暖暖的火、吃着美味的烤鹅、围着圣诞树谈笑了吧。
   可她,却没有。
   她是个不幸的女孩。
   她的母亲因为生病,而过逝。父亲又娶了个后妈;后妈有两个孩子,也就是她的姐姐;两个姐姐和后妈都对她很不好,经常趁父亲不在的时候欺负她;但那都是没用的。就算父亲看到了,又如何呢?要么置之不理要么装作没看见。也是,在他心中,她可没有她那所谓的后妈跟姐姐的地位大啊。
   不管了,那都无所谓了。在她心中,他早就不是什么所谓的父亲了。哪个父亲,会忍心在大年夜里让自己的女儿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棉衣、带着几盒火柴、毫无分丈的在一个飘着鹅毛大雪的天气出去呢?
   她赤着脚慢慢走着,渐渐的有些不耐烦起来。
   她的鞋子是用劣质布做的,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补丁,不知道已经穿了多久了。可是就在刚才,她的那双穿了很久的鞋子突然间就开了,怎么补救也补救不回去。
   干脆就算了。想着她把鞋子丢在了大街的一边,干脆光着脚走去。
   雪下的越来越大了。她把脸埋进自己的衣领,想要暖和一些。但都是徒劳。
   衣服很轻薄,里面几乎没有多少棉花,穿上去跟没穿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她停下了脚步,扫视了一下四周,弯下腰用手把雪给扫到一边,直接坐了下来。
   她看了看手中的火柴,突然间有点寂寞。
   他们跟她说,要把这些火柴全部卖掉才能回家。
   但是还有这么多火柴,她是肯定不能回家了。
   满满的一筐,全是火柴。
   到了现在,别说一盒,就连一根都没买出去。
   心里有些绝望。
   不过她还是没有放弃。
   大约在半个月前吧,国王举行了一场舞会,说是要给王子找一个王妃。
   舞会很大型,全国各地的姑娘都闻声赶来。
   她的家里并不是特别富有,不过在她两个姐姐的哀求下后妈还是带着她们去了舞会,留她一个人看家。
   她那时候特别好奇。
   她的母亲曾经给她讲过几个童话,有很多都是关于王子的。
   母亲跟她说过:“如果你嫁给王子了,你就什么都不用愁了。无忧无虑、安宁的过完这一生。”
   她现在还记得这句话。
   出自于好奇心,她悄悄的跟了上去,想见一见传说中的王子是怎样的。
   透过窗户,她看到了王子。
   那个母亲曾给她讲过的王子。
   不得不说,那位王子真的很厉害。
   多才多艺、英姿飒爽、彬彬有礼。
   她有些愣住了。
   像他这样的人,她是第一次见,不免有些触动。
   从那时开始,她就很仰慕他了。
   过了几个星期之后,国王下令又开了一次舞会,也就是明天。
   不过这次的舞会意义可就非凡了。
   上次的舞会只不过是给王子预选一下罢了。
   这次的话,是决定准王妃的。
   简单来说,如果这次谁能引起王子的注意力,谁就是王妃。
   雪下的越来越大了。
   她其实并不想出来的,毕竟天气这么冷。
   她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一件事——
   为了一件可以更改她命运的事。
   其实那天晚上,她在回家的路途中遇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告诉她她是仙女,可以实现一切愿望。
   她问她:“你很喜欢那位王子对吧。”
   她点了点头。
   那位仙女微微一笑,挥了挥手中的魔法棒,一瞬间的光芒有些刺眼。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变了。
   穿着昂贵的礼服、贵重的首饰……
   还有脚底那一双美丽的金丝鞋。
   仙女欣慰的看着她,很是满意。
   又挥了挥魔法棒,一辆南瓜马车和四匹白马以及一个马车夫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去吧,我亲爱的姑娘。坐上这俩马车,通往舞会,让那位王子被你迷的神魂颠倒吧!”
    她很开心,也很感激。
    坐上马车,道了一生谢。刚准备走的时候,仙女却叫住了她。
    “我亲爱的姑娘啊,你要记得,魔法会在午夜的12点之时失效的!到时候你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啊!”
    她记住了这句话。
    之后的事情都很顺利,完完全全都是按照着剧本来的。
    她可以发誓,这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后来仙女告诉她,她会在下个舞会来找她,也就是今天。
    她答应了。
    于是,她就等到了现在。
    「仙女是不会撒谎的」
    她这么想着,内心却不禁有些怀疑。
    7点了。
    她坐在地上,静静的等着。
    8点了。
    她继续坐着,没有说什么。
    9点了。
    她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没有做什么。
    10点了。
    渐渐的有些不耐烦起来。
    11点了。
    内心的怀疑慢慢的增多,猜测出的结果也越来越接近绝望。
    “咚!咚!”
    午夜的钟声响起。
    12点了。
    没有来。
    她没有来。
    仙女没有来。
    她终于等不住了。
    拍了拍头上和身上的雪,拎起篮筐赤着脚向前走去。
    她就不信了。
    她要亲自去找仙女。
    刚走了没几步,她听到了一些碎碎的交谈声。
    不知不觉中,已经绕回了自己的家啊。
    这个时候,他们都睡了吧。
    真是冷血的家伙。
    她默默的想着,轻轻的走了进去。
    她看到了两个身影。
    一个是穿绿衣服的,另一个是蓝衣服的。
    看起来应该都是仙女。
    而其中的一个,就是她遇到的那位仙女。
    她愣了下,走的更近了一些。
    她们好像在说着什么。
    “最近有没有什么工作啊?”绿衣服的仙女问到。
    “几个星期前遇到了一个小姑娘,帮她参加了舞会。”那位仙女回答到。
    “是那个王子的舞会吗?”绿衣服的仙女好奇的问。
    “嗯。”点了点头。
    “那么王子肯定是被那个女孩迷的神魂颠倒了吧。”
    “对啊。”
    “明天就要选王妃了啊,你如果换人了王子会答应吗?”
    听到“换人”这个词的时候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平静下自己的心情继续听下去。
    “那样的事无所谓吧,反正那位王子很随意的,大不了我再把她打扮的漂亮些吗。”
    “也对。毕竟那些人都是看脸的。你要换的人应该是这家的吧?”
    “对啊,两姐妹里的一个。”
    “但是之前的那个女孩好像是她俩的妹妹吗?”
    “的确是,不过那都无所谓了,只要我能赚到魔力就行。”
    “诶~”
    “之前那个女孩她的期盼很高,一旦实现了获得的魔力会很多。相比之下这两姐妹能提供的就很少了。”
    “那你为什么不继续给那位女孩做呢?”
    “正因为她的欺盼很高,所以很容易就满足了。但是这两姐妹就不同了,她们的欲望是无限的。虽然一次性很少但是却可以永久的用下去,就会获得取之不尽的来源。”
     “倒也是呢。不过王子要一次性娶两个妻子吗?”
     “又有什么关系,这种事用魔法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办到啊。”
     “你哪来的那么多魔力啊?”
     “之前从那个女孩身上取的啊!”
     “你还真是聪明呢!……”
     …她没有再听下去。
     她的理解能力还不算太差,她们说的这些她都理解了。
     原来,仙女不会像童话里说的那样为每个女孩免费的实现愿望啊。
     原来,王子不会像童话里说的那样专情啊。
     原来,魔法不会像童话里说的那样是为了好事而实行的啊。
     原来,结局不会像童话里说的那样是美好的啊。
     原来,她一直都被耍了啊。
     这一切原来都是伪造的吗。
     伪造成了一个美妙的场景,
     伪造成了一个美好的故事,
     伪造成了一个美满的结局。
     ………………吗?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阴沉着脸。
     “哈哈……”突然之间冒出的一句笑声。
     “哈哈哈哈哈……”笑声越来越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很悦耳的声音,此刻却让人惊悚。
     女孩近乎疯狂的扯着她的头发,眼瞳变成了嗜血的红色。
     她低下头发现了那一筐的火柴,笑容渐渐的更加阴森恐怖。
     她拿起一盒火柴,抽出了其中的一根,点燃。
     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火苗很明亮,但在这个惊恐的夜晚并没有什么用,反而还添上了一笔。
     女孩轻轻的一丢,火柴便落到了房子上。
     火势越来越大,整个房子都被烧着了。
     “诶呀,手滑了呢~”女孩开心的一笑,却极为诡异。
     人们撕心裂肺的求救着、哭喊着,却都是徒劳。
      渐渐的,整个村子都变成了火海。
      所有的大人、小孩、老人,都没能逃过这场祸劫。
      包括那两位仙女。
      女孩依旧是微笑着,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喊吧
      叫吧
      哭吧
      这一切,都是多么的美丽啊!
      大火继续燃烧着,火势越来越大。
      一双金丝鞋滚到了她的脚边。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她把金丝鞋的跟拔掉,穿在了脚上。
      回过身去,捡起仙女的帽子和魔杖,拎起了自己的篮筐从这反方向走去。
     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呢?
      就定在王宫吧!
     
 
   
   
   

  

【菊诞葵诞】《回首往年,如今已圆》

菊诞葵诞贺文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啦啦啦☼+:;;;;:+☼+:;;;;:+
  “兄长大人这堆是其他国家寄来的礼物。”本田葵抱着一堆大大小小的盒子放到正在为国事而思考的他的兄长大人的桌子上。
  本田菊闻言微微抬眸,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放下。
  “歇一歇吧,小生帮您做了很多事情。”坐到他面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感激的看着他,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打断。
  “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小生这都是应该的。”满脸笑意的把抵在他唇上的手指移开。
  “小生也代表日/本,可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十分自然的把他面前的冷茶倒掉,满上一杯新的。
  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留意到他的神情,侧身拿了一个星条旗图案的包裹。
  “先拆礼物吧。”放到桌子上拿起在一旁的剪子。
  盯着包裹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见兄长大人同意之后放下心来,一点点的沿着边剪开。
  “为什么要用国旗包装啊……剪开不是很失礼吗……”许久没说话嗓子有些哑,神情复杂的看着变得不成样子的星条旗。
  耸了耸肩。拿出里面的盒子递给本田菊。
  “给您的礼物还是您来亲自打开比较好。”放到他手心上回头又开始拆另一个色调稍微暗一些的星条旗包裹。
  无奈的盯了小盒子一会儿,思考里面是憨八嘎的可能性有多大。慢慢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瞬间懵逼。
  “怎么了?”察觉到他的举动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他。
  神情复杂的把里面的小钥匙拿出来。
  “这是……?”也是一头雾水。看到什么东西从盒子里掉了出来,“兄长大人。”提醒着他。
  接住掉下来的东西。看了一下发现是一张纸条。翻了个面,上面写的是一串英文:
Dear Japen,                                  
Happy birthday!The key is a big black box! Open it and see! (译:生日快乐!这个钥匙是一个黑色的大箱子的!打开看看吧!)
Yours,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あおい(此为“葵”的顺读音,并非写法),有收到什么黑色的大箱子吗?”把纸条放下问着他。
  起身把靠着墙的大箱子拿过来,“这个吗?”走到本田菊的身边坐下来,把箱子递给他。
  点了点头,看着箱子上的钥匙孔把钥匙插了进去,打开一看————
  一把电吉他。
  嗯是的没错,电吉他。
  蜜汁静寂。
  本田兄弟果断的选择忽视它去拆另一个包裹。
  “让小生看看……”打开盖子。
  一个保龄球。
  好的你可以跟电吉他玩去了。
  “兄长大人认为英/国先生会送死扛或者仰望星空吗?”略微不安的拆着米字旗的包裹。
  “应该……不会吧……”但是为什么这个包裹这么大啊……
  “哦呀,这个……?”有些惊讶的把一个大型的独角兽的玩偶拿出来。
  本田菊的眼睛都冒出星星了。
  本田葵的内心是无奈的。
  可爱的东西获得了本田菊极大的赞赏。
  忽略了自己正在抱着独角兽犯病的兄长大人,开始拆另一个包裹。
  然后本田菊就听到了什么声音,回头一看本田葵一脸微笑的把包裹扔了出去。
  “小生就想知道奥利弗先生送的女装是几个意思呢。”善意的微笑。吓的本田菊立刻拿了一个新的包裹继续拆。
  “俄/罗/斯先生送了一个围巾呢。”把一个红白相间的围巾拿了出来。
  目光也转移过来:“跟日之丸的颜色一样呢。”打开了相似的包裹。
  “哦呀,俄罗斯套娃。”塞给本田菊,“兄长大人一定会喜欢这个吧。”笑着看着他。
  怀里突然被塞了个东西有些愣神,低头一看是一个套娃喜爱的拿出来看了看。
  满意的笑了笑,拿过一个画着pasta图案的包裹。
  “这个是意/大/利桑的。”有些期待的看着。
  质疑他是不是只会送白旗和pasta以及pizza的时候打开盒子。
  “素描本?”惊喜的看着。
  “不错嘛……知道兄长大人您喜欢画画刻意送的吧。”看着他欣喜的样子笑了笑。期待的拆开给自己的盒子。
  “卢西先生送的什么?”看向本田葵。
  露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指着桌子上的小刀。
☆*☆*☆*☆接下来就是拆礼物的时间啦☆*☆*☆*☆
  法/国送了一个跟本田菊一模一样的手办,弗朗索瓦送了一张富/士/山的油画;德/国送了一个波奇的等身抱枕,爱因斯送了一堆SM的刑具;南/意/大/利送了一个样子是番茄的铃铛手链,弗拉维奥送了一堆消毒的东西;西/班/牙送了一个番茄沙发,安德烈送了一把磨刀石……
  “送的东西都很有意思呢。”把这些礼物都收拾起来。
  “大胆不敌にハイカラ革命(英勇无畏维新革命)……”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兄长大人小生出去接个电话。”
  点了点头。看到他走出去之后继续整理礼物。
  话说回来……没有看到中/国桑的呢……
  上那堆还没有拆完的包裹里翻了翻。
  “这个应该是了吧。”拿出一个只有四个巴掌大的薄薄的盒子,上面印着熊猫。
  每次中/国桑都能给在下带来不一样的东西。
  比如去年寄来的满汉全席。
  今年会是什么呢?
  期待的打开——
  一袋元宵。
  拿出来看了看。
  “这个是中/国桑家的食物吧。”好奇的看着。把元宵放到一边,抖了抖盒子。
  空的。
  突然有点奇怪。
  往年中/国都会给他在礼物旁边放一封信的,年年都是。
  意外的不适应了。
  嘛嘛,算了,可能是忘了吧。想了一下把元宵袋拆开准备煮着吃。
  “嗯?”蹲下来捡起掉到地上的东西。
  “飞机……票?”疑惑的看着,旁边还有一个小纸条。
  内容很少,跟往年的长篇大论不同。
  一句话,七个字,悄然入了某人的心。
  『要来一起赏月吗?』
  “…………”瞬间安静了下来。
  盯着那张纸条望的出神。
  “……嗯。”笑了出来。
  “这是在下的荣幸。”
  回首往年,如今已圆。
  回想以年的那轮明月,它曾缺失过,也被月食过。它曾被乌云遮挡过,也被黑夜剥夺明亮过。
  如今,明月已圆,君则再缘。
☼+:;;;;:+☼+:;;;;:+☼+:;;;;:+☼+:;;;;:+后续☼+:;;;;:+☼+:;;;;:+☼
  “王桑跨海的电话可是很费电话费的。”看到屏幕上闪现的“老狐狸”的名字满脸笑意的按下接通键。
  “爷还真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担心爷的电话费。”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您打电话也费小生的钱啊。”刻意忽略了他语气里的嫌弃。
  “……爷现在想打你。不说废话,你知道王耀给本田菊寄机票的这件事?”听出来对面的人不耐烦了。
  “嗯,对啊,小生连熬夜替兄长大人工作的心都准备好了。”平淡的回答。
  “爷真是郁闷了你是不是脑子有泡。”
  “小生脑子有没有泡还不都是您教的。”
  “滚。”
  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深。
  “您打电话来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亚/细/亚的礼物除了王耀的都没寄出去,非得闹着送来。”
  “所以?”
  “开门,爷tmd都要冻死了。”
✽+†+✽――✽+†+✽――✽+†+✽――开始废话✽+†+✽――✽+†+✽――✽+†+✽――
  那么菊诞葵诞就这么完结啦wwww
  总之文笔依旧那么渣QUQ
  拖了一天orz
  主要剧情大约是黑白菊通过拆礼物的方式去过生日( • ̀ω•́ )✧
  槽点有很多欢迎吐槽XD
  最后,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生日快乐!】